最新言情小说
  1. 最新言情小说
  2. 其他小说
  3. 轻生校花重返娱乐圈大杀四方
  4. 第239章 到达魔海‘巧遇’覃思
设置

第239章 到达魔海‘巧遇’覃思(1 / 1)


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 这次录制节目的时间是在下午,上京飞魔海大概需要两小时左右,他们是上午九点多的飞机,到了魔海吃个午饭,然后去电视台化妆,时间可能就刚刚好。 出了魔海的机场,还没等到他们联系的车,一辆看起来就充满了金钱感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面前。 任千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那车窗摇下来半截,露出覃思那张臭屁的脸来。 “这么巧?在等人?”覃思故作高傲地问道。 “......”这话问得,连余晴都有些无语。 “是的。”还是任千水涵养好,也没发火,平静地回道。 覃思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回答,噎了一下。 “咳,去哪里,我顺道送你。” “不用了,应该不顺路。” “......” 覃思把车窗摇上,想要吩咐司机开走,但话将出口的时候又打住了,下一秒,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,一把打开了车门。 ...... “那什么,反正我今天也没事,你去哪里,我送你过去?” “我的车来了。”正在这时候,任千水看到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,拉了下身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那辆车走去。 “诶——”覃思的手再一次快过脑子:“算了,我明说吧,我就是专程来接你的。你是要去电视台录节目吧?我送你过去。” “......也不必那么早,我们要先去吃饭。” 覃思闻言,眼睛一亮:“好啊,那我请你!正好我订了香颂的空中花园!” “......”任千水见状,觉得今天如果不上他的车,可能就走不出这机场了,遂也不再拒绝,交代了余晴几句,就上了覃思的车。 覃思马上扬起一个笑脸,脚跟脚步地钻进了车。 坐上车,覃思那脸上的笑意也收不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,就是控制不住。 看到坐在身边的人,眼神一转,看到对方脸上的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口罩,有些不满地撇撇嘴,身体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靠,同时伸手去摘那碍眼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干什么?”任千水制止住对方的动作。 覃思却就着她的动作将人的手握在手中,将自己的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儿,一脸满足地看着交握的手,又将那手举到自己唇边闻了又闻。 任千水皱着眉头嫌弃地看着对方的举动,再次确定这人果然是个变态! 最后她的帽子和口罩还是被摘了下来,覃思像一条大型犬科动物一样,不停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颈间和头脸周围一阵乱拱,她忍无可忍之下就摘掉了被拱得歪到了一边的帽子和口罩。 “呵呵~”覃思发出得意的笑声,但见到任千水不悦的眼神,又把更多的笑憋了回去。 他有些讨好地凑到对方脸旁,一边用鼻子嗅着,一边将唇密密落在那白瓷般的肌肤上,不一会儿就来到那樱软的唇瓣,再忍不住将其一口含入。 “唔——” 听到唇间发出的细碎呼声,覃思有些难以自持地一把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。 良久,他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。 那隆起的一包贴合得恰到好处,但—— 隔靴搔痒不外如是。 “嘶,难受。” 听到耳边传来的虚弱的委屈声,任千水表现得无动于衷,甚至还很是淡定地捡起一旁的口罩和帽子戴上。 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的任千水转身对着车内坐着的人抬首挑了挑眉,以眼神询问对方怎么还不下车。 坏,太坏了! 自己为什么不敢下车她难道不知道吗? 覃思磨磨蹭蹭地从车内钻出来,同时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放在小腹前,然后才抬脚往电梯口走去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