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
  1. 最新言情小说
  2. 其他小说
  3. 肆宠娇柔
  4. 第447章 番外——霍时砚与黎笙【7】
设置

第447章 番外——霍时砚与黎笙【7】(1 / 1)


中午时分,在用餐的时候,叶岩始终如一地全神贯注、谨小慎微地照料着付微微,几乎就要亲自给她喂食了。 付微微皱起眉头注视着他:\"我不过就是怀孕而已,并没有丧失基本的生活能力啊!你不要再这样子啦,真的很让人别扭呢。\" 实际上,此时此刻的她并未感到有丝毫不适或者异样,但叶岩却表现得过于小心谨慎了些,这反倒令她感到浑身不自在起来。 叶岩时刻牢记着医生所交代过的话语——务必确保孕妇情绪稳定且心情舒畅。因此,他连忙开口安抚道:\"好,微微,我克制一下,别生气了。\" 话音刚落, 就在这时,刚刚吃完饭的余清妤蹦蹦跳跳地跑到了付微微身旁,娇声娇气地央求道:\"微微姨,人家想要抱抱嘛~你已经很久没有抱抱我啦。\" 付微微温柔地笑了笑,随即放下手中的筷子应答道:\"好,清妤宝贝真漂亮。\" 正当她准备伸手去抱起余清妤时,叶岩急忙出声阻拦道:\"还是由叔叔来抱吧,微微姨最近不不大方便。\" 余清妤眨了眨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,瞄了他一眼:“行吧。”接着又暗自嘀咕:“叶岩叔叔长得倒是挺不错的呢。” 要知道,余清妤自小就是个颜控,一见到俊男靓女便会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瞬间化身社交达人,哪怕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,她也能与之畅谈自若。 余可馨常常感慨,如果余清妤是个男孩子,肯定也是个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,整日里四处拈花惹草,招惹那些无辜的小姑娘。很庆幸还好不是。 此刻,余清妤安静地坐在叶岩怀里,乖巧得不得了,但没过多久,当她瞥见已经吃完饭的霍知礼时,立刻兴奋地扭动着双腿,并大声呼喊道:“我要下来,知礼!”声音响亮而清脆。 霍知礼闻声抬起头,用淡漠的眼神扫了她一眼,并未多言半句。 然而,他却停下了脚步,静静地等待着余清妤从叶岩身上下来。 坐着的付微微见状,忍不住轻笑出声,调侃道:“笙姐,知礼简直就是典型的霸道总裁啊,这面部表情管理得真是绝妙,既高贵又冷漠。” 黎笙微微一笑,似乎对眼前的一切早已习以为常。 霍知礼脸上有时会挂着笑容,但也会转瞬即逝,仿佛那抹微笑只是短暂地停留在他的面庞之上。 余清妤紧跟着楼明赫和霍知礼,一同走进了玩具室。他们围坐在一起,兴致勃勃地摆弄着那些五彩斑斓的乐高积木。 没过一会儿,一阵比之前更为娇嫩可爱的呼喊声从屋外传来:“哥哥,哥哥......” 光听这声音,霍知礼便知晓来者何人——正是他那可爱的小妹妹许幼凝。他赶忙放下手中的乐高,站起身来,迎上前去。 此刻,许幼凝正紧握着一个漂亮的芭比娃娃,在育儿嫂的陪伴下,迈着小巧的步子来到了一楼的玩具室。 霍知礼温柔地牵起她的小手,引领她进入房间。 正在专心搭积木的余清妤看到许幼凝走进来,突然开口说道:“你可以和我们一起玩儿哦,不过不许哭鼻子,要不然大灰狼会跑来把你抓走的哟!” 其实,这话是余可馨在家经常拿来吓唬她的,如今却被她现学现用,用来恐吓许幼凝了。 余清妤觉得她太小了,很容易哭鼻子。 “不哭。”许幼凝稚嫩地缓缓吐出两个字。 霍知礼将她带在一旁,一起拼着乐高。 不知过了多久,许幼凝困的头跟小鸡啄米一样,育儿嫂对着霍知礼说:“知礼少爷,我先抱幼凝小姐去午休了。” “好,” 余清妤来到霍知礼的身边说:“知礼,我能跟你一起玩吗?” 霍知礼淡淡地“嗯”了一下。 他们三人一直玩到犯困,而余清妤非要他们三个人睡一起,并且她要睡中间。 育儿嫂深知她的脾气,如果现在不如她愿,哭起来哭声都能把房子给掀了,索性就让他们三个人睡一起。 等余可馨想起来他们俩时,他们三人早已睡在了霍知礼的床上。 拿着手机给楼云霆拍了一张照片,附带了一句话【三人睡一起了。】 然后收了手机,下了楼。 三人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睡了一个小时后醒了, 余可馨将余清妤他们带回去了,晚点要去余家吃饭。 在他们走后,别墅内又恢复了安静。 黎笙卧在沙发上,对着一旁正陪着点点看绘本的霍时砚说:“下周我们去一趟普陀寺吧?” “可以,”霍时砚爽快地回复着。 黎笙刷着手机,看着他说: “你不问我去做什么?” 霍时砚勾着唇笑了:“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。” 一旁的霍知礼也抬起头,看着黎笙说:“我也陪着妈妈。” “好,我上楼睡会,”昨晚折腾的有些晚,而且早上起来的比较早,她这会有些困了。 客厅内霍时砚陪着知礼,知礼专注地看着绘本。 不知过了多久一本绘本看了,霍知礼看着霍时砚说:“爸爸,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?” “不一定,有可能是弟弟。”霍时砚想着这个真是无法确定,都期盼来个女儿,说不定是个儿子呢。 “哦,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,后面我都会保护他们。”霍知礼脸颊稚嫩,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。 霍时砚揉了揉他的头:“好。” 这时李健走了进来:“霍总,小少爷要去上外语课了。” “去吧,下课我和妈妈过去接你。”霍时砚看了一下时间,开口道对着早已起身的霍知礼说。 “好,”霍知礼说完迈着小短腿往外走了,身后跟着李健。 原本霍时砚是打算请老师到家教的,黎笙觉得应该多让霍知礼接触外面的环境,要学着跟同学相处,这样更有利于他后面上幼儿园。 在他们走后,霍时砚拿着手机上了楼。 打开卧室的门,里面窗帘紧闭,室内一片昏暗,轻轻上床将她拥在了怀中。 并且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。 黎笙像是有感应一样,往他怀中拱了拱。 在闹钟还没有响时,黎笙醒来了。 望着床上的男人,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想到霍知礼今天来有一节外语课,应该去上课了。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静,霍时砚睁开了眼眸:“笙笙,睡好了?” 黎笙刷着手机点了点头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