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
  1. 最新言情小说
  2. 其他小说
  3. 天堑记
  4. 心不随身
设置

心不随身(1 / 3)


叶小七和黑鹰两人相携着来到村头的神庙门前,两人抬头便可看见破旧的神庙整体都被脏兮兮的蜘蛛网覆盖着,神奇的是大门处居然干干净净不挂任何蛛丝。叶小七回头看了眼远处那些绕路走的村民们,对黑鹰说:“你看出来了吗,这破庙看起来似乎果真有些古怪。”

黑鹰扶着竹杖,歪头向下看着叶小七,非常认同地点了点头,说:“这可不是一般的古怪,这闹鬼的鬼也定然不是一般的鬼。”

叶小七抬头看了眼黑鹰,见他表情分外严肃,便以为是自己漏掉了什么重要的细节,又重新把神庙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,看来看去好像也就是门口少了一片蜘蛛网。她便问黑鹰:“我也只是看出来些古怪,你却都知道这鬼不一般了。你说这鬼不一般又何以见得?”

黑鹰眯了下眼,抬头看向神庙,一本正经地说:“这小鬼头见了阎王爷竟然敢不出来拜见,你说它能是一般的鬼吗?”

当年叶小七还是七王爷身份之时,因狠辣无情,模样多变,曾被世人称作“千面阎罗”。

叶小七愣了一愣,疑惑地回转身看着黑鹰,皱眉打量着他:“还说神庙古怪,我看你才是不一般的古怪,你还是那个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黑鹰么?”她吸了吸鼻子:“这气息也没错呀,我都禁不住怀疑是谁易了容冒充了你了。”

黑鹰呼了口气说:“王爷还请谅解小的的难处,以往职位责任在身,小的根本笑不出来。”

叶小七笑笑说:“你别再叫我王爷,你也再不是什么‘小的’。只是我曾以为你如今失势失意,却不想偏偏是合了你的本性。你和……”叶小七本来想说黑鹰和凌云度果然不是同道,念及黑鹰对自己表现出的情意,话到嘴边戛然而止,只笑了笑以缓和气氛。

黑鹰眼神略黯然了一些,又连忙垂了眼睫敛去自己的情绪,转头重新看向神庙,说:“我们进去吧。”

叶小七抢先一步走进神庙大门,脚踩在地面上,见脚下都是夯实了的黄土。庙门里散落了一地的乱草,庙门正对着一尊落满灰尘的泥像,泥像前摆着一个脸盆大的香炉,香炉里插着乱七八糟的断香。叶小七绕着屋子转了一圈,赞叹道:“这倒是一个遮风挡雨的好地方,就是脏了点儿。不要紧,黑鹰你找个地方先坐着,我来收拾收拾。”说着,她便抱起了一地的乱草堆在一边,扶着黑鹰走过去坐下。

叶小七站着舒展了一下身子,在神庙里寻找着容器,准备去外边打些水来把神庙冲洗冲洗。她看了半天,最终盯上了神像面前的香炉,便走过去,把香灰磕在地上,抱着香炉向外走。突然,她猛地站住,看向黑鹰问:“你有没有觉得奇怪?”

黑鹰用竹杖点在地上,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竹杖拉长了的影子,不紧不慢地说:“村民们既然连走路都要绕开这座神庙,那么这些新鲜的乱草都是从哪里来的?”

叶小七回头看了看远处三三两两追风玩耍在田野间的小孩们,又看了看神庙里阴阴沉沉的空间,试探着说:“也许,有人会悄悄地过来呢?”

“悄悄地过来。”黑鹰重复着念叨了一句,然后抬起头看着叶小七问:“过来干什么,烧香拜神吗?”

叶小七目光落在地上自己刚磕出的香灰上,几根断香的底部都已经腐朽,显然已经插在那里空置很久了。叶小七深吸一口气,把香炉放回去,往黑鹰身边一坐,拍着手上的灰说道:“我倒是不怎么害怕,关键就是现在的你,万一遇到什么不好的情况了怎么办?”

黑鹰嘴角弯起一个弧度:“这么满屋子的脏灰,你要是不趁着天亮把它们收拾干净的话,晚上你能睡得着?”

叶小七玩了几下自己的手指甲,小声地问:“那你怎么办?”

黑鹰用看白痴般的目光看了叶小七一眼,扶着拐杖站起身来,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,站在神庙门口说:“你要是实在不放心,我不坐在里面就是了。”

叶小七说:“别,你还是坐进来吧,我怕一些人会跟踪你,对你不利。”

黑鹰说:“你真当我们是逃犯?”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